网站支持IPv6
风情怡人的程家川
时间: 2021-11-22 10:19 来源: 镇安融媒 作者: 黄华涛 编辑: 刘康妮 浏览:
      镇安县西口回族镇有一条川道叫程家川,这里风景奇秀,民风淳朴,有秦岭深处的小江南之称。

程家川是一条长约三公里的川道,一条小河从川道逶迤流过。川道最宽处有500多米,而窄处仅几十米,山势相对显得低缓秀气,并从两边由高到底慢慢向川道伸出一道道丘陵状的山梁,这些山梁互相交错,这边突出来,那边就凹进去,一眼望不到头,因而给人一种幽深的感觉。这也就形成了独特的地形——沟。川道两边的沟有深有浅,有宽有窄。名称也千奇百怪,像什么朱家沟、岭沟、韩家沟、牛家沟、小沟、表嫂沟等几十条沟。这些山梁形态各异,有的象蟒蛇游动,有的似大象饮水,有的如老龟爬行,各显风骚。季节不同,山上的景致各异。春天来临,山上的野桃花和梨花争宠显媚,你红的像火,我则白的似雪;你勾引蝴蝶,我招引蜜蜂各显身手,不甘落后,纷纷展示自己的美色。此时的山就如同一个花枝招展的姑娘。夏日里山上的树木阴翳,山似乎变的臃肿起来了,这时是各种野生动物的乐园,松鼠欢快的从这棵树上跳到那棵树上,羊鹿子(野山羊)安详地卧在树下,野山鸡有时忽然打破这里的寂静,扑楞楞的从这山梁上飞到那座山梁。秋季的山是丰硕的。看!栗子树上的栗苞如同刺猬张着大嘴,露出枣红色的栗子,色泽诱人,走在树下猛不丁地会坠落下几个栗子砸在你的身上。程家川的人在秋季也是格外忙碌的,一早起来就挎着挎蓝,背着背篓,扛着竹竿上坡了,随着阵阵竹竿声,栗子树下就下起了阵阵栗子雨,不长时间就满背篓满挎篮的,这时家家户户的屋里堆着高高的栗子堆。此时外地客商和本地的小商贩络绎不绝地穿梭在农户之间,农家人就用这栗子换取红彤彤的钞票,栗乡人脸上写满了笑意。栗子还没有谢幕,柿子又闹红了程家川,山坡上的柿子树上挂满了红艳艳的柿子,像悬挂着一盏盏红灯笼。这里的柿子糖份高,格外的甜,深受外地客商的青睐,这里的人又忙着夹柿子。还有一种叫八月炸的野生水果,形状很像香蕉,此时已炸开,露出白莹莹的瓤来,你吃一口,保准叫你终生难忘。一种又酸又甜的叫检子果的,像珊瑚珠般的一簇簇挤满枝条,红得让人心醉。野葡萄如同黑色的玛瑙,让人垂涎欲滴,置身这样的环境,就会有:“日啖野果三百颗,不辞长做程家人”的感慨。

程家川的水多,水清,水甜。多的你随便用一根木棍在地里随便戳一个眼,一汪清水就汩汩的从地下冒出来,多水的程家川显现了江南的水乡特色,一块块秧田,一口口鱼池像一面面镜子在日光或月光的映照下闪闪发光,在微风的吹拂中漾起细碎的波纹。春季插秧,牛在稻田里拉着犁拖着耙,被浑浊的水呛着的鲫鱼乱蹦,跃到空中,跌在田里,溅起水花,后面跟着一群裤腿挽得老高,脸上沾满泥浆的孩子,他们一手里提着桶,争抢着乱钻乱跳的鱼儿,不一会儿就捉得半桶,晚上就成了饭桌上的下酒菜。

夏日里,稻田里稻花飘香,绿色的稻浪随风起伏。一到晚上,稻田歌手——青蛙的演唱会就开始了,“哇——哇”此起彼伏,不绝于耳,你走在田埂上就会想起南宋词人辛弃疾的“稻花香里说丰年,听取蛙声一片”的诗句来。

好水产好米,在八月收割稻子的日子里,整个程家川的空气中弥漫着稻香味。据说当年八国联军占领北京,老佛爷逃到西安,这位吃遍中国南北大菜,满汉全席的女人,吃了这里的米后啧啧称奇,喊道:“再来一大碗。”就地赐封“贡米”称号。这让程家川人多了几分自豪和谈资。

水香酿美酒,这里的人喜欢喝酒,自然也就会做酒,夏季用上好的小麦磨细,踩成砖坯模样,在用一种当地生长的叫黄蒿的植物包裹起来,发酵成曲子,在冬季农闲时候,他们将五谷杂粮和这曲子在木缸里里发酵,发好后就用酒甑子吊酒,家家都吊,整个川道氤氲着酒香。这时候你无论到了哪家,好客的主人会给你倒上满满一杯,一个个红光满面,在别人的搀扶下回家,“家家扶的醉人归”的情形随处可见,水乡人的生活是浪漫而惬意的。

程家川以它广阔的胸襟接纳了天南地北的人,是回汉杂居的地区,在汉族中既有来自北方的,也有来自长江以南的下湖人,不同腔调的方言在此并存,各种风俗习惯在这里呈现。

这里的人热情好客,为人豪爽,不管进了谁的家,主人便热情地递上一只烟,殷勤的替你点上火,紧接着一杯热腾腾的茶水放在你的前面,你刚喝几口,主人就再次给你倒满。这时男人陪你聊天,女人进了厨房,不久,丰盛的菜肴就端上桌子,黄灿灿的鸡蛋,红腥腥的腊肉,都是自产的,让你垂涎欲滴。你刚坐上桌子,一壶温热的包谷酒拿上桌来,开始平端三杯且要盅盅见底,你纵有千万种理由,最终也难却主人的盛情,三杯过后就变着戏法来喝酒,如划拳,猜宝,打杠子,砸瓦罐,最常用的是划拳,酒至酣处都抛弃了以前的腼腆和斯文,喊的声音高亢,有节奏,有气势,有时还将声音拉的长长的,还把数字编成顺口的词,如“一心敬,二家好,三桃圆,四季发财,五金魁手,六六大顺,七巧梅花,八匹马儿跑,九长寿,十满堂”。输了拳,酒得喝起,此时有义务监酒的,有“点子不罚溜子罚”之说,就是喝完后立盅子,如果是成股就是溜子,便要罚酒,酒场上看个性,为人豪爽的盅盅见底,也常常喝醉。越是这样主人越高兴。

在这里,你无论走进哪家,在堂屋正中间挂着一个匾,上面大书着“天地君亲师”,前面的案几上放着香炉,平时的节日里人们总会烧上几张火纸和香,来表示对他们的祭奠,人们将此称之为“香火”。在这里人们将老师和天地君亲同拜,可见他们对先生是多么的尊敬,对知识是多么崇尚。因而有孩子在学校里读书,每年总得把老师请到家里招待几次,如果是腊月里杀猪宰羊,孩子争着拉老师到自己里家做客而相互红脸,家长对孩子的教育是舍得投资,哪怕再穷也不能影响孩子的上学,平时大人们见面总会问对方的孩子学习情况怎么样。所以小小的程家川就有了很多大学生甚至研究生和博士生。我国著名作家方英文先生就是喝了程家川的水长大的,这里的山水赋予了他创作的灵感,他的作品《后花园》《群山绝响》都可以找到这里风土人情的痕迹。不仅出作家,还出科学家,我国最年轻的学者——云南大学的教授段昌群,可能在小的时候上坡砍柴或打猪草,吃了山上的野果子,仙桃般的野果给了他的智慧,让他协助政府将昆明滇池的水治理得清澈见底,因而程家川就有了学术之气。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